學生心得分享

Vicki 曾璨璿 Vicki Tseng Musician

開心學拳,學拳開心    

自小學習音樂的我,對於武術,特別是對於太極拳和太極哲理,在我內心深處一直有著無限的憧景和響往。認識了南傑先生─我的老師,是我一生中感到最幸運的事。我跟著老師,漸漸地認識了太極拳的真貌,明白它並非只是單純的一門拳術,而是修養身心的課題;也讓我體會與見識到人本身所產生的能量(也就是「氣」)以及肢體的高級運用;學習太極拳與它的哲理,更令我在生活中,深刻地感受到的無所不在,無處不可用。自從跟何老師學太極拳之後,令我「看」到長久以來我在彈鋼琴時肢體運動的盲點,對於吹奏樂器時「氣」的運用也大有長進,還幫助我想通了許多音樂詮釋及教學方面道理;好似我的心又打開了一扇門,腦子又開了一竅,心中自是歡喜極了。老師的教學法是與眾不同的,是重心不重形,須要用耐心與信心來體會與實踐。「重心」即是著重修心與內涵,也就是學習認識自己的心與肢體結構;「不重形」則是不先以外形的教學|也就是太極拳拳架的教學為入門課題,猷記得在頭一堂個別課中,老師告訴我:教我拳術就好比蓋一幢房子,在心裡先有一份籃圖,爾後開始一天放下一塊磚。起初,可能摸不著所堆砌的物體的形狀,日積月累,就能見到心中圖像的顯現。的確,初學之時,自己的氣功未成,而太極拳架也沒開始學,心中有時難免有挫折感。但在上課中對於老師所講,那怕只是一個小小的感覺的體驗,比如去體會身體周圍空氣的存在,或是身體重心的轉移變化情形,都令我十分地喜悅。老師對於太極拳的體會獨到,教法獨樹一幟,我身為學生,腦子 對所學真得要有清晰的概念,更要有堅定的信心;因為當萬事未成,心裡不免懊悶難當,最怕的就是周圍的三言兩語動搖定心。總有親友會關心地問:「你的太極拳打到那兒了?」「你拳架子學完了吧!」諸如此纇的話。當大家聽到我的回答:「沒有,還沒開始」總是十分訝異,總也問我都在學什麼?「氣功,太極拳氣功」大夥更是不明就理。因為一般人認為太極拳就是太極拳,氣功就是氣功,練太極拳固然會有氣,那也要等上十五、二十個年頭,我一個初習者要談什麼氣功呢?於是有的人索興就認為我在學「氣功」而不是「太極拳」。還有人關心我的人及荷包,深怕我為人所欺。這些都是極為正常的懷疑與誤解,我也只得一笑置之多謝關心罷了。與老師習拳以來,驚喜地體會萬事相通一氣的道理。以往只常人 說「一通百通」,自覺此言甚是有理,只是無法感受其中奧妙。現在, 我經常在生活上處處發現新體驗,不僅在涉及肢體的任何運用,舉凡走路、開車、彈琴、睡覺…等等,以及在思考方面對於人生許多事務的看法亦如是。許多以往熟練的動作,現在明白為什麼要如此做;許多以往心以裡想問的「為什麼」,也有了較清楚的答案。人生如夢,過眼雲煙,我得幸能遇恩師,又難得認知得到學習太極拳能令自己如此感動與成長,我只期望自己一直能夠有此緣份,敞天開懷地跟老師習拳,沒白過一生。

Harry黃宗耀  Harry Huang Engineer

師父領進門

      跟何老師學習太極拳已快五年了,四年前在天帝教場地上所開的華語班,是何老師教拳幾十年來,首次以華語教授拳法的開始。我很幸運,得遇良師,第一次上課即可感受老師熱切的心情,如此想望把他所學的太極拳精義傾囊相授,只可惜我們這些學生資質魯鈍,無法了解太極拳的奧妙於一時。所謂「太極十年不出門」,現在的我要談心得,實在言之過早,如今老師將畢生心血形諸文字,分享於眾人,我也不揣簡陋,在此獻曝,說說小小感想。

還記得老師第一堂課就說到:「學太極拳第一件事就是要學會了解我們的身體,看到我們的身體」,當時只覺得這一點也不難,不過是皮、肉、骨加上十五個關節而已。結果學到今天,我依然無法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身體。老師幾十年功夫的精髓在第一堂課就清楚的點出,我想十個學拳的人,有九個半是沒學到這一點的,這也是為什麼學拳的人這麼多,大師級的人物卻難得一見。當然你可以說,我看到自己了,但這是有待驗証的,從拳架中的每個動作,看到自己的重心和中心,還有關節與關節間的配合,即為驗証的標準。然而最真確的驗証是在與別人推手的功夫上。一般人學拳一、二十年,似乎都沒有掌握到這樣的關鍵。至於要如何學會看到自己,就牽涉到我們的這一顆心。跟老師學拳,不只學身體上的功夫,更是學內心的修為,老師常說一句話:「推手就是在為別人服務」,如果沒有鍛鍊到一定的境界,實在很難理解其中的深意。每次與人推手時,一切以自我為中心的念頭,自然產生,結果當然是被對手推出去了。打好太極拳不在於天天練了多少次架子,與多少人推過手,如果放不開這顆心,功夫就有限,而功夫是無止境的,心有多大,功夫就有多深,這也是我跟老師學拳以來,覺得最需要突破的課題。

其實深深覺得:太極拳的學問,博大精妙,也許窮畢生精力,也未必能窺堂奧。希望有朝一日,自己能真正領悟些許太極境界,把心放下、回歸自然。在此衷心感謝何老師的啟發與教導!師父領進門,已教我受益匪淺,剩下來的個人修行,卻更是有賴老師進一步的點撥 與指導了。

Kris鍾克治 Kris Chung  Engineer

     開始學拳是因為幾年前身體健康出了毛病,肩和背時常疼痛,一位好心的同事拉我一起去學太極拳。一方面好奇,一方面想運動一下也好,就這樣開始跟何老師學習太極拳及推手。

       一般學拳都是跟著老師做動作,沒有什麼講解,何老師教我們太極拳,不僅解釋每一個動作的打法與用法,他更教我們如何用氣來配合動作。剛開始練氣功時,也是有些懷疑,不知是否真的有所謂氣的存在,等到自己有了氣的感覺時,才真覺得運用氣來練太極拳是多麼的有味道。現在漸漸對拳架及拳理有了進一步的認識,也有了上癮的感覺,一個星期不打,就好像全身不對;不過,每次看到何老師能融會貫通太極拳意,運用自如太極拳架及氣功,真是深感力不從心,更深深的了解太極拳是一門學無止境的拳。

     何老師也常在教拳之餘,教我們如何將一些太極拳理,用在日常生活及做人上,讓我受益非淺,能受到良師的指點學習打太極拳及推手,又能保健養生,真是我此生的大收穫。